第15章 第十五章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
泡泡中文 >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> 第15章 第十五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5章 第十五章

  其实严女士想要艺人的签名照,完全不需要让裴之行帮忙。

  但是呢,作为自己儿子和儿媳妇的cp粉,她觉得自己需要有点儿作用。就她儿子那闷骚腹黑个性,在追路穗穗这件事上,绝不会主动。

  没办法,既然儿子不主动,也就只能她来想办法了。

  看路穗穗几个人回房休息后,严女士让裴之行找路穗穗去帮她要签名照。

  最开始,裴之行是拒绝的。

  她们俩互相有微信,用不到自己。

  他没想到的是,严女士给的理由很简单,她一个长辈不好意思去提这种事,显得她一点都不成熟。

  裴之行很想告诉她,你本来也没什么长辈的架子,但莫名其妙的,他还是答应了。

  答应的原因,他自己暂时也不太能说的上来。

  消息发出去后,他看了眼镜头里路穗穗的表情。

  好像还挺为难的。

  裴之行挑了下眉,故意问:「很为难?」

  路穗穗敏锐地察觉到了点什么,张望看了一圈,看向不远处直直对着自己的镜头:「你在看直播?」

  裴之行:「嗯。」

  裴之行:「严女士开的。」

  路穗穗:「……」

  后面这句,她觉得他可以不用说。说了反而有点欲盖弥彰那味。

  当然,裴之行不这样认为。

  两人的对话框安静了会,路穗穗才回复:「可以呀,我明天帮忙问问宋星驰。」

  裴之行:「如果不方便就算了。」

  路穗穗:「没什么不方便的吧,宋星驰还挺好说话的,不像外界说的那么难以接近。」

  这一天相处下来,她觉得宋星驰挺憨的,一点都不高冷。

  裴之行:「嗯。」

  突然间,两边都安静下来。

  路年年本身对路穗穗和裴之行聊天这事不是很感兴趣,但她看路穗穗神色稍微有点难以捉摸,便偷偷摸摸扒拉了下她手。

  路穗穗没避开她,直接让她看了聊天记录。

  看完,路年年嘴角抽搐,把身上的麦关了问:“你和裴之行是两个闷葫芦吗?”

  路穗穗:“我哪里算。”

  她顺手也把自己的麦关了。

  路年年服了,“你们这个对话,太生疏太尴尬了吧。”

  路穗穗微哽,从半躺着到平躺着,躲在被子里不让镜头拍到,嘀咕道:“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和他说话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路年年不解。

  路穗穗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
  路年年想了想,迟疑道:“姐,你不会是因为我所以对裴之行这么生疏吧?”

  她突然想到之前路穗穗跟她说的话,她以为裴之行是自己未婚夫。

  没等路穗穗回答,路年年便着急解释:“你千万别这样想啊!我跟裴之行总共也没说几句话,我一点都不喜欢他,他也一点都不喜欢我。”

  不仅不喜欢,她还有点怕裴之行。

  虽然裴之行有钱又帅,但路年年总觉得他气场太强,过于冷漠,经常他给出一个眼神,她就恐惧,总觉得他下一句要说——

  你如果不好好给我打工,我就让人把你解决了。

  一想到这,路年年就下意识打了个冷颤。

  路穗穗:“……我也不喜欢他啊。”

  路年年:“啊?”

  她诧异,“一点都不喜欢啊?”

  路穗穗点头,“没什么感觉。”

  除了觉得他长得帅是自己的未婚夫之外,别的感觉其实没有。

  听到这话,路年年忽然有点同情裴之行了。

  她瞅着路穗穗半晌,眨眨眼说:“那既然没感觉,你就把他当普通男性朋友就行,跟他说话聊天自然点。”

  路穗穗:“我现在不自然吗?”

  “……”路年年纠结三秒,诚实告知:“不是很自然。”

  “……噢。”

  她确实还没找到跟裴之行的恰当的相处方式,总感觉有未婚夫妻这个头衔在他们身上,做什么都别别扭扭的。

  路年年大概能明白她在纠结什么,她小声:“你跟自己感觉走,不要有任何负担和压力,你不喜欢爸爸肯定不会强求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这点路穗穗知道。

  路年年:“放轻松跟他聊天,不要拘束。”

  路穗穗笑了下,配合道:“行。”

  话虽如此,两人这对话还是没办法再进行下去。

  路穗穗放下手机时,看了眼镜头,拉了拉被子跟路年年一起入眠。

  看两人躺一起的画面,粉丝都不忍打破。

  她们惊奇的觉得,两人太和谐了。

  周末两天的录制过得很快。

  体验完不同生活,他们就得离开了。

  回程时,路穗穗找宋星驰要了签名照。

  宋星驰给她签完名,挠了下头,有点不好意思问:“穗穗姐,方便加个微信吗?”

  路穗穗一怔,笑道:“好呀。”

  她晃了晃手机,“你不怕被打扰就行。”

  “你不会的。”宋星驰道:“你不是那种人。”

  来之前,经纪人跟他提过离路穗穗远点,但从第一天见面起,宋星驰就知道面前这个人和网上所说的不同,她不是个心坏的艺人,相反她很有分寸,也很善良。

  交换完联系方式,三人坐不同的车离开。

  到机场后,各自飞不同地方。

  路年年比路穗穗早登机,广播响起时她还依依不舍的,“姐,你什么时候有空来给我探班呀?”

  路穗穗失笑,算了算:“拍完戏就去。”

  “那说好了啊!”

  “好。”

  把路年年送到登机口,路穗穗才跟乐乐去自己的登机口那边。

  她还有大半小时的等待时间,倒也不怎么着急。

  “穗穗姐。”

  路穗穗坐登机室阖着眼休息,不知道是不是过度劳累后遗症,她感觉头晕晕的。

  “嗯?”路穗穗没睁眼。

  乐乐看着手机,有点激动说:“你和年年姐一起上热搜了。”

  路穗穗微愣,“因为什么?”

  “就刚刚机场那一幕,有粉丝在蹲年年,恰好拍到了你送她去登机安检那一幕。”

  此刻,路年年粉丝心情很复杂。

  在节目里,路穗穗对他们老婆关爱有加,他们表示感谢。可他们没想到,在镜头外,这两人感情已经到了要送对方上飞机的地步了。

  路年年进圈这么多年,朋友有不少,但粉丝还是头一回见她对朋友这么热情,又这么黏糊。

  她看见路穗穗时,眼睛闪着光。就跟他们见到她一样,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崇拜之情。

  这真是他们最甜老婆吗?她真的没遇到什么事吗?到底是什么让她对路穗穗这么一个黑点满满的艺人如此信任依赖的!!

  粉丝们百思不得其解!

  路穗穗登上微博看了看,被粉丝拍到的照片惊讶到。

  她得承认,路年年的粉丝很会拍照,把两人都拍的特别漂亮。

  两人身高差不大,路穗穗比她稍微高那么三四厘米,但因为路年年是小圆脸的缘故,整个人看上去特别显小,奶萌奶萌的。

  机场大透明玻璃窗洒进来的光影覆在两人身上,有种形容不出来的琉璃感。

  很漂亮,很璀璨,很吸睛。

  “照片拍的很好。”路穗穗看了许久点评,还顺手把照片保存下来。

  乐乐微窘,小声问:“穗穗姐,你跟路年年到底什么关系啊?”

  她之前为什么会一无所知。

  闻言,路穗穗挑眉看她,“我说了你信吗?”

  乐乐:“信!”

  事实就摆在自己眼前,她不信也得信。

  路穗穗没再卖关子,告知:“她是我妹妹。”

  “啊?”乐乐震惊。

  路穗穗言简意赅解释了下,“比有血缘关系还亲的那种妹妹。”

  乐乐眨眨眼,“之前没听你说过。”

  “嗯。”路穗穗收起手机,淡声:“我之前父母是养父母,前不久亲生父亲找到我了。”

  乐乐愣了愣,仔细想了想,便把所有事情都串了起来。

  “你亲生父亲……”乐乐小心翼翼问:“住那片富豪区吗?”

  路穗穗兀自笑了,“是。”

  乐乐:“……”

  难怪。

  亏她之前还以为她穗穗姐被人包养了,她怎么就不相信她之前逗自己的那些话呢。

  沉默了会,乐乐想起重点。

  “那你养父母他们,近期还找你吗?”

  路穗穗想了想,垂眸说:“短时间他们应该找不到我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乐乐脱口而出。

  路穗穗神秘一笑,“不告诉你。”

  按照路景山的护短,他不会再让那两人找到自己,就算是能找到,她也不会再受他们威胁。

  乐乐无言,掐了下自己手臂感慨,“我总觉得自己在做梦。”

  路穗穗:“我曾经也这么以为过。”

  到现在,她已经彻底相信自己成为了现在的路穗穗,她重新获得了健康的身体,有了新生命。

  在机场等了许久,终于上飞机了。

  上飞机后,路穗穗找空姐要了杯温水,她嗓子有点不舒服,头也有点痛。

  喝完,她一路睡到飞机落地。

  迷迷瞪瞪醒来时,路穗穗才察觉到自己好像发烧了。

  她摸了下额头,滚烫滚烫的。

  看她脸上的红晕,乐乐懵了下,“穗穗姐,你生病了?”

  “一点点。”路穗穗嗓子哑了,“可能是太久没做重活。”

  那样熬两天,身体后知后觉发出抗议。

  路穗穗看她着急神色,安慰道:“先去拿行李,我爸有安排司机过来接我,我打电话问问。”

  乐乐不放心看她,“那你到这休息,我去拿过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走到角落边,路穗穗提了提口罩,摸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家里司机,她号码还没拨出,裴之行电话先来了。

  “喂?”路穗穗狐疑:“你打错电话了?”

  听到她这鸭子嗓音,裴之行皱了下眉,“你声音怎么回事?”

  路穗穗:“?”

  “没事。”她咳了声,低低道:“有点感冒,你给我打电话——”

  她还没问完,裴之行便打断,“你家司机临时有事,你爸让我过来接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路穗穗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。

  路景山为了撮合他们,让他们多接触,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  “噢。”路穗穗应下,“那你在哪?”

  裴之行:“五号出口,行李多吗?”

  “不多,你把车牌号发我,我助理拿上行李过来。”

  挂了电话没半分钟,裴之行的车牌号发到她微信。

  路穗穗记下。

  两人从五号口出,一抬眼路穗穗便看到了路边等她的迈巴赫。

  她脚步微微一滞,低着头快速走近。

  两人刚靠近,驾驶座司机便下来了。

  “路小姐。”

  路穗穗看了眼,是裴之行的司机。

  她“嗯”了声,“麻烦了。”

  司机笑笑:“上车吧。”

  路穗穗打开后座车门,一眼便看到坐在里面的男人。

  裴之行像是从什么重要场合赶过来似的,在炎炎夏日穿着深色西装,身形挺括,五官深邃,窗外光影斜斜照入,勾勒出他精致面庞。

  嗯,整个人气场也很强大。

  听到声音,裴之行抬眼看了过来。

  在看到路穗穗那张红的明显不太正常的脸后,他眉头轻蹙,淡声问:“去医院?”

  路穗穗刚坐下,陡然听到这么一句,惊了惊,“不用。”

  她跟裴之行对视看了眼,解释:“就一点小烧,回家吃点药就行。”

  “确定?”

  “嗯。”

  裴之行没再多言,只是在司机放好行李上车时,他说了句:“空调温度别太低。”

  司机愣了愣,忙不迭答应。

  路穗穗眼睫闪了闪,嗓音沙哑道:“谢谢。”

  车内安静了会,乐乐抱着小包坐在副驾驶,安静的像个鹌鹑蛋。

  她好奇后面两个人的关系,但又不敢问,也知道不能问。

  她偷偷摸摸往后瞟了眼,再次感慨——

  京盛集团最年轻的总裁,真的好帅。

  考虑到乐乐住的远,路穗穗跟裴之行提了一嘴,司机先将她送了回去。

  下车时,乐乐叮嘱了几句,让她记得吃药。

  路穗穗嫌她啰嗦,含混答应着。

  乐乐下车后,车内更安静了。

  裴之行还在看文件,路穗穗无所事事,只得掏出剧本来看,不然她总觉得自己在裴之行面前,稍微有点儿不上进。

  正看着,她手机震了下,是路景山给她发的消息,说是他临时有个工作安排要到邻市出差,司机他带走了。

  路穗穗:「好的,爸爸注意安全。」

  路景山:「穗穗啊,我刚收到消息,你杨阿姨的老伴这几天身体有点不舒服,她想请假几天,你一个人在家可以吗?」

  说实话,要不是路景山这是突然跟自己说的,路穗穗差点要怀疑这是他们为了撮合自己跟裴之行做的安排。

  她吸了吸鼻子,不太舒服咳嗽了声回复:「可以的。我一个人没问题,您放心吧。」

  路景山:「不行你让你助理到家里照顾你,你去剧组前爸爸肯定能回家。」

  路穗穗:「好。」

  收起手机,路穗穗看了会剧本,侧头看向旁边的人。

  她正看着,裴之行出声,“想说什么?”

  路穗穗直接:“我爸不知道我生病的事,他如果问你我的情况,你别把这事告诉他可以吗?”

  裴之行微顿,垂下眼看她。

  因为发烧的缘故,她白皙的脸庞泛着不正常的红晕,白里透红,眼睛却很亮,里头蕴着光,更显得楚楚可怜。

  察觉到男人灼热目光,路穗穗不自在抿了下唇,耐着性子问:“可以吗?”

  裴之行回神,“你真的不用去医院?”

  “……不用。”路穗穗坚持,“小毛病。”

  裴之行看她这么坚持,不再劝说。

  车停在路家门口,裴之行跟着一同下了车。

  他帮路穗穗拿了行李,往院子里瞟了一眼,随口问:“杨姨不知道你回来?”

  “她有事请假了。”

  裴之行:“……”

  他拧眉思索几秒,诧异问:“所以家里只有你一个人?”

  路穗穗点点头,看向他,“谢谢,你去忙吧。”

  她想了想,“有空请你吃饭。”

  裴之行敛目,缄默几秒道:“有事打我电话。”

  路穗穗:“好的。”

  她肯定不打。

  看她进了屋,裴之行才让司机离开。

  他确实是从会议上赶过来的,每周一京盛集团都有大会开。裴之行刚结束便接到了路景山电话,原本安排司机去机场就能搞定的事,鬼使神差的,他自己也上了车。

  车内静了片刻,裴之行决定好人做到底。

  ……

  路穗穗刚到家洗完澡,找了点退烧药吃下便准备休息。

  还没来得及躺下,门铃响了。

  路穗穗讶异,跑到门口询问:“您好,找谁呀?”

  “路穗穗吗?”

  路穗穗:“……是我。”

  外头沉稳的男声答:“我是裴总安排过来给你看病的医生,沈应。”

  话落,裴之行的消息也随之进来,告诉她有家庭医生过来了。

  路穗穗没存疑,开了门让人进屋。

  “你好。”男人笑笑,“沈应。”

  “路穗穗。”路穗穗抬眸,看着面前长相斯文,气质特别的男人,在心里讶异——

  裴家这家庭医生的颜值,是不是稍微有点高。

  进屋后,沈应询问了她基本情况,给她测了测体温。

  低烧,不算严重。

  但路穗穗头还有点晕,应该是轻微中暑。

  “先给你开点药。”

  沈应道:“吃了看看情况,晚上还不舒服就得挂水。”

  路穗穗点头,“好的,谢谢医生。”

  给路穗穗开完药,沈应离开。

  出了路家,他轻勾了下唇角,拨通某人电话。

  “没什么大事。”

  裴之行:“谢了。”

  沈应莞尔,“不过她家里就她一个人,她轻微中暑,你最好找人过来看着她。我怕她药吃完,会昏睡过去。”

  裴之行“嗯”了声,“知道了。”

  不过没等裴之行安排人,严女士先收到了未来儿媳生病的消息。

  晚上,裴之行照常回家。

  严思茵其实不常在国内住,她大多时间都跟裴之行父亲在国外过养老生活,顺便驻扎国外公司那边。

  但只要她回国,裴之行便基本能回这边休息。

  母子俩能一块吃饭的时间少,他会尽可能的抽时间陪她。

  还没进屋,裴之行便在门口听到了屋子里传出的笑声。

  他神色微敛,推开门进去。

  一抬眼,便看到了客厅坐着看综艺的两人。

  知道路穗穗生病的事后,严女士第一时间给她打了电话,她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养病,盛情邀请路穗穗到家里休息。

  路穗穗对严女士这类长辈的关心,盛情难却。加上两家距离确实不远,她便来了。

  听到声音,她抬头看了眼把西装脱下的裴之行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裴之行对她出现在家里,并不意外。

  “回来了。”严女士敷衍问了句,“吃饭了吗?”

  裴之行:“……你们吃过了?”

  严女士:“对啊,穗穗生病了要准时吃,你还没吃?”

  裴之行默了默,没把那句说好的等我吃饭问出来。

  “没来得及。”

  严女士点头,侧头道:“那你自己去热一热,陈姨给你留了一份在冰箱。”

  裴之行:“……”

  进了厨房,裴之行看到陈姨留下的‘剩饭剩菜’。

  他垂下眼,一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回家吃这些。

  裴之行还没想到答案,厨房门口站了个人。

  他垂下眼,看了路穗穗一眼,“怎么了?”

  路穗穗指了指,“要帮忙吗?”

  她感觉裴之行看着不像是能自己热饭菜的人。

  裴之行:“不用。”

  路穗穗:“噢。”

  她站在原地思考三秒,询问:“是你跟严阿姨说的吗?”

  裴之行微怔,“不是。”

  在路穗穗问之前,他告知:“应该是沈应跟她说的。”

  路穗穗眨眼。

  裴之行解释:“沈应是我小舅舅。”

  虽和严女士不同姓,但确实是他有血缘关系的舅舅。

  路穗穗:“?”

  裴之行舅舅这么年轻的?莫非他外公老来得子?

  似看出她疑惑,裴之行说:“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  路穗穗:“……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pzw9.cc。泡泡中文手机版:https://m.ppzw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