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二章(【一更】有你就够了。...)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
泡泡中文 >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> 第九十二章(【一更】有你就够了。...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九十二章(【一更】有你就够了。...)

  周围人被两人对话逗笑。

  冷松月作为编剧,会全程跟组。她手里拿着剧本,看着路穗穗的打扮,浅笑道:“穗穗别听他胡说。”

  她眼神温柔望着她,“我相信你可以把这个角色演活。”

  不是演好,是演活。

  路穗穗笑着答应:“谢谢冷老师。”

  她道:“我一定努力。”

  这不单单是为了自己,也为了成千上万,甚至上亿的同性姐妹们。

  这部电影,或许能起到微不足道的呼吁作用,这就够了。

  路穗穗饰演的这个角色,叫夏思楠。

  听起来很不错,而且原本的寓意也很好,楠这个字代表着踏实稳重等,但剧中父母取这个字,却并不是因为知道这些更深的意思。

  他们只是把自己的渴望清清楚楚安在了女儿的头上。

  楠等于男。

  他们夫妻想要一个男孩,在他们固有的思想里,让女儿叫这样的名字,下个孩子一定会是男孩子。

  只可惜的是,他们未能如愿。

  他们的第二个孩子,依旧是女儿。

  因为有了两个女儿,夏思楠的父母对工作这件事,并不怎么热衷。他们嘴里一直念叨的都是等孩子大了嫁出去赚一笔钱就够了。

  夏思楠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,她也知道,她的出路只有学习。

  如果她不努力学习,那她将会和大多数溪水镇的同龄人一样,未来留在这里,到了法定年龄就被家里人安排相亲,然后结婚生子,一辈子都留在了这里。

  高中时,夏思楠的父母就不太愿意送她再念书了。

  但夏思楠坚持,加上她学习成绩好,学校基本把她学费全免,每一年还能拿到贫困生补助,她便继续学了。

  高考毕业后,夏思楠因各种原因,报了一所师范学校。

  因为她没钱,她家里人也不会提供她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,她只能自给自足。夏思楠本身对老师这个职业便是喜欢的,她很喜欢教书,她想有一天能站在讲台上,告诉台下的所有学生,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,但它是我们最容易把控,也最容易走出小镇的出路。

  在未成年的阶段,我们唯有念书,才能看到前路的光芒。

  师范学校一般都有扶贫计划。

  夏思楠报的是那种,大学学费全免,毕业后要回家乡或去其他的农村小镇学校教几年书,然后才能离开。

  她没有太多选择,当时那个情况,只能选择这一个。

  因此,毕业后她便回溪水镇教书了。

  ……

  考虑到夏思楠的人设,路穗穗跟化妆师还有孔毅然等人讨论后,甚至没给她化妆,只给她做了个简单的造型。

  穿上夏思楠日常穿的t恤和长裤后,路穗穗从化妆间走出。

  孔毅然盯着她看了片刻,说了句:“化妆师,把她的脸弄黑一点。”

  路穗穗:“???”

  孔毅然皱眉:“太白了,你一个从小被你父母压着到田里干活的人,哪有那么白。”

  路穗穗真心觉得自己挺冤枉的。

  她无奈,小声解释:“导演,到田里干活也有晒不黑的。”

  孔毅然:“嗯。”

  他郑重其事点头,“但那不是你夏思楠。”

  路穗穗无语。

  化妆师给路穗穗抹了点东西,抹完看了看,“孔导,你看可以了吗?”

  孔毅然瞅了瞅,“勉强吧,还是太白了,皮肤太好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路穗穗哭笑不得,无奈道:“孔导,我就当您夸我了。”

  孔毅然觑她一眼,“台词都背熟了吧?”

  他道:“第一场戏,不要掉链子。”

  闻言,路穗穗保证:“好。”

  第一场戏,孔毅然没打算拍多偏激的,他就拍一拍路穗穗在家里的一些日常状况。

  开拍前,孔毅然还跟路穗穗讨论了一下,给她说了说戏。

  路穗穗一一记下。

  在场记喊着开拍时,路穗穗走入镜头下。

  刹那间的功夫,她从路穗穗变成了夏思楠。

  夏思楠的房间很窄很小,他们家是两室一厅的房子,两间卧室,一间是父母的,一间是她和妹妹的。

  姐妹俩住的一直都是上下床。

  房间里有一张小小的桌子,供夏思楠批改作业,也供她妹妹写作业。

  里面真的太小了,多两个人转身都会碰到对方。

  一扇小窗户,是没彻底封住的。

  夏思楠坐在书桌前,低垂着脑袋批改作业。把学生作业批改完,她不经意地侧头看向窗外。

  外面湛蓝色的天空,有一群受惊的鸟儿从另一处成群结伴飞过,飞向更广阔的世界。

  夏思楠直勾勾盯着,瞳仁里满是渴望。

  她也想。

  她也想去往更广阔的世界,她也想走出溪水镇,她也想去看看。

  她睁开眼望着,即便是窗外有强光照进来,刺到了她的双眼,她也没舍得闭眼。

  她把渴望,放飞了出去。

  ……

  看到她沉静的侧脸,周围的工作人员都极其安静。

  倏地,路穗穗眨了下眼。

  “卡。”

  孔毅然从监视器前抬起头,看向路穗穗道:“穗穗,别眨眼,刚刚的情绪还不错,再给多一点,你内心的渴望和挣扎,再多一点。”

  路穗穗应声:“抱歉,我再试试。”

  化妆师上前,给她刷了点阴影,让路穗穗侧脸轮廓更为立体清晰。

  弄完,化妆师退出镜头。

  重新拍。

  路穗穗倒减少了些许的紧张感,她发现放松的时候,她更能把一场戏拍好。

  第二次,外头的风不够大,窗帘没动。

  又喊了卡。

  孔毅然拍电影要求很高,他要的不单单是演员的情绪,还有周围的一切东西相互配合,映衬。

  窗帘被风吹动,能暗示夏思楠的内心。

  这是他的想法。

  第三次,路穗穗这场戏过了。

  本身难度不大,但三次过了,孔毅然非常满意。

  他看过路穗穗的表演,原本想着第一场戏需要跟她好好磨一磨,却没想到她在这方面真有点天赋,入戏还不错,眼神戏很有神。

  孔毅然用一种赞许的眼神看她,颇有种她只要好好努力,不走错路,一定星途无量自豪感。

  路穗穗是看不懂孔毅然的眼神,但冷松月和他几十年夫妻,自然明白。

  在路穗穗喝水休息时,她凑近到自己丈夫旁边,笑问:“我眼光是不是还不错?”

  孔毅然瞥她。

  冷松月:“你表情出卖了你,别藏着掖着了。”

  孔毅然哭笑不得,“一场戏而已,要看她其他戏的爆发。”

  冷松月“嗯”了声,看向不远处的路穗穗,“你只要多给她点时间,她会让你惊喜的。”

  孔毅然半信半疑。

  第一天,拍的基本上都是路穗穗的戏,喻夏有一场,但不是在家里的,是在菜市场的擦肩而过,一个进菜市场,一个刚买好菜出来。

  这场戏是傍晚时分拍的,当时夏思楠刚从学校离开,匆匆往家里赶。

  她妹妹还在上初中,她要回家给妹妹和父母做饭。自从她回来教书后,这些事都是她要做的。

  而喻夏演的冯艳,也是如此。

  她不是下班,她是把孩子哄睡了,这才有时间出来买菜。她步伐匆匆,根本没去关注身边的人。

  她低垂着脑袋,颓然又脆弱。

  ……

  这场戏拍完,剧组今天差不多收工了。

  第一天,孔毅然没给他们安排太多戏份,电影要慢慢拍,才有味道。

  听到孔毅然喊“卡,过了”后,喻夏松了口气。

  她往路穗穗这边走,接过助理给的保温杯喝了一大口水,看向她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有点难。”

  路穗穗诚实回答。

  第一场戏和最后一场戏卡的次数不多,其他几场戏,路穗穗都是卡了五六遍才过的。

  她感觉自己再卡下去,孔导都要让她走人了。

  喻夏被她逗笑,拍了拍她肩膀说:“孔导要求高,慢慢来。”

  她道:“晚上我陪你对对戏?”

  路穗穗:“好啊。”

  晚上,考虑到要跟喻夏对戏,两人偷偷到附近的小店吃饭。

  溪水镇不大但也不小,隔壁连着好几个小镇,坐车十几二十分钟就能到。

  路边很多小店,各种小吃奶茶什么的也都不少。

  不过,都是路穗穗没见过的牌子。

  据说,这边的家常菜很出名,路穗穗毫不犹豫选了家常菜。

  两人跟助理一块坐,边吃边聊。

  菜送上来时,路穗穗还拍了个照给路年年和裴之行发过去。

  裴之行在忙,没及时回复,路年年这个也收工的人倒是空闲,她直接给她弹了个视频过来。

  “姐!”

  路年年看着路穗穗,哭唧唧道:“我也想吃。”

  路穗穗被她逗笑,“你来探班,让喻夏姐请你吃。”

  一旁的喻夏不解,“为什么是我请?”

  路穗穗眨眼,“因为今天也是你请的呀。”

  喻夏:“……”

  这个逻辑好像不太对,但她一时间又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。

  她想了想,点点头看向镜头里的路年年,夹了一块肉说:“年年快来,喻夏姐请客,溪水镇哪家店都行。”

  路年年扑哧一笑:“行啊,等我这部戏杀青了我就去给你们探班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

  三个人聊着。

  路年年好奇:“今天第一天拍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还行。”喻夏说:“我就一场戏,你姐压力比较大。”

  路年年看路穗穗。

  路穗穗点头,“确实,今天的几场戏都不难,我最多的卡了八次才过。”她叹气,“明天不能再这样了,不然孔导要把我赶走。”

  路年年忍着笑:“不会的,我相信你肯定能演好。”

  路穗穗弯了弯唇,“我努力。”

  她问了问路年年一点小日常,边吃边和她聊着。

  吃完,两人挂了视频。

  喻夏提出,“要不要去走走?”

  她道:“你明天要去拍学校的戏,想不想先去学校熟悉一下环境。”

  闻言,路穗穗眼睛亮了。

  “可以吗?”

  “应该可以吧。”喻夏说:“我们去看看,小学生这会都放学了,教室里也没人,表明身份的话,保安一般会让我们进去看看吧。”

  “行,那去吧。”

  两人去夏思楠教书的学校。

  学校取景,是一所当地的小学,距离夏思楠家不远,走路二十分钟,她一般都骑自行车到学校上课。

  表明来意后,保安让两人进去了。

  学校之前打过招呼,最近会有剧组到这边拍戏。溪水镇少有遇到这种事,这还是头一回,据说导演还是很有名气的导演,大家都很兴奋。

  保安也早早的听到了消息,倒没想到两位演员会提前过来熟悉环境。

  进了学校,路穗穗和喻夏往教学楼那边走。

  小学的教学楼不是很大,也就是一大栋楼,教学楼前后有两个不大不小的操场。学校全体师生开会,一般都在操场里集合。

  教室的门没锁,两人询问过保安后,便进了其中一间教室。

  教室不大,但也不小。课桌拥挤地摆着,过道狭窄,桌子看上去也有些破旧,桌上摆了少许的课本。

  教室后面有学生自己写的黑板报,画了几朵小花,看上去很是可爱。

  不知为何,站在讲台上,周围没有镜头,路穗穗却生出一种自己就是夏思楠的感觉。

  她静静地站在原地许久,喻夏也没说话,更没打扰她。

  蓦地,喻夏拿起手机拍照的声音惊醒她。

  路穗穗转头。

  喻夏“呀”了声:“忘了关声音了。”

  路穗穗笑:“拍的我吗?”

  “感觉不错。”喻夏把手机递给她看,“很有意境是不是?”

  路穗穗低头一看,确实。

  她站在漆黑的教室,教室外有一棵茂盛的大树,枝叶探出脑袋,钻进了教室的窗户上方。

  密密麻麻的枝叶,挡住了大部分的光。却也有顽强的光线穿过枝叶,斜斜落在她身上,形成细小光圈。

  “你拍照技术这么好?”

  路穗穗惊叹。

  喻夏:“还行,自拍不行,拍别人可以。”

  路穗穗:“……好巧。”

  她也是呢。

  两人在教室里待了会,找了找感觉,又去学校操场转了一圈。

  路穗穗之后很多时间,都会在这儿度过。

  从学校出来时,时候不早了。

  溪水镇的人,白天上班的上班,田里干活的干活,晚上大家跟放飞似的,打麻将打牌吃宵夜玩乐的都不少。

  虽是个小镇,但游玩项目还真不少。

  路穗穗他们住的地方离学校有那么一点距离,原本两人想坐车回去的,但她们晚上吃了不少,考虑到演员职业的素养,几个人决定走路回去。

  走半小时到酒店,正好把吃下去的大部分热量消耗了。

  从学校回酒店,考虑到人生地不熟,就算是有李默和喻夏的一个男助理跟着,她们也没走小道。

  路穗穗他们走着宽敞大道,时不时能听见屋子里传出的声音,还有汽车摩托车路过的鸣笛声,在深夜叫嚣着,很是猖狂。

  走着走着,路穗穗忽然停下脚步。

  她侧头,低垂着脑袋看着一侧的河。

  他们现在走上了一座桥,桥不长但也不短,一两分钟就能走完全程。

  喻夏看她停下,挑了挑眉,“穗穗,怎么了?”

  路穗穗沉默了会,摇摇头说: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啊?”

  喻夏愣住,“不知道?”

  路穗穗点头,她抬眸跟喻夏对视半晌,低头看着面前这座桥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喻夏:“……”

  她还想说点什么,路穗穗抬脚往前走,“我也说不清刚刚为什么停下。”

  喻夏失笑,“是不是紧张了?”

  “可能有点吧。”路穗穗叹息,“回去还对戏吗?”

  “你想的话,我给你对对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回到酒店,路穗穗暂时把自己那冒出来很莫名的情绪给抛到脑后。

  她拉着喻夏帮自己对了会戏,这才将人放回去休息。

  睡前,裴之行视频电话来了。

  看到镜头里的人,路穗穗忽然有点感伤的情绪。

  裴之行刚忙完,是掐着点给她来的电话。

  他垂眸,盯着路穗穗看了须臾,才出声:“心情不好?”

  路穗穗一怔,好笑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裴之行“嗯”了声,淡声道:“你脸色看着不像是高兴的模样。”

  路穗穗点头,也不否认。

  她翻着手里的剧本,咕哝道:“太难了。”

  裴之行知道她说的是剧本。

  他目光灼灼看着她,低问:“第一天拍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不好不坏。”路穗穗托腮望着他,“你呢。”

  裴之行挑眉:“我什么?”

  路穗穗笑:“忙完了吗?”

  “差不多。”裴之行看她,“忙完这一段,我来给你探班。”

  路穗穗弯了弯唇,心情好转了一点点:“好呀。”

  她想了想,提醒裴之行:“但这儿跟鹿城相比真的差很多,这里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“有一点就够了。”

  裴之行说。

  路穗穗眨眼,“什么?”

  裴之行难得说了句情话,他如实告知:“你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pzw9.cc。泡泡中文手机版:https://m.ppzw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